日落了,阁下。
欢迎来到征服者之堡的大厅。
请允许我为您脱去斗篷,
然后端上一杯热茶。
夜晚从来不会太长,
在再次日出之前,
这里都是可以栖息的地方。

文艺复兴研究员

【OwlmanDick, Brucedick】No-title

我觉得我在被虐到的同时感到了一点温暖.........

周边的边:

原作:N52蝙蝠侠系列漫画,Forever Evil, JL 23.4。

配对:夜枭(主世界)迪克、夜枭(地球三)迪克,(主世界)布鲁斯迪克(大概)。

分级:PG-13                                                                          

分类:管他呢……

提示: 主要角色死亡……有……么?(当做没有吧)暴力描述有。

            因为想看想疯了没人写,就自己干出来了。感谢陪我脑补梗的doris小天使!爱你!

            送给色,真希望能越过时差壁垒和你大聊三百回合啊!

            未beta,欢迎指正和无视错误XD。


描述: “他的一切,托马斯,都是你所无法奢求的。你所鄙视的一切——蝙蝠的法典、愚蠢的英雄主义,正是他之所以为为他的原因。蝙蝠侠正是这样的——””

 

=======================


·我们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你选择哪个?

 

“加入我们。”夜枭半跪在迪克面前,用低沉的声音胁迫到。在他面前,迪克被结实地捆绑在椅子上。制服斑驳破碎,粗重的铁链嵌入肉中,淤青泛黑。他的多米诺面具被揭下,随手丢在一边。

迪克低着头,未作任何反应。

“加入我们!”夜枭从喉咙深处挤出威胁,如雷轰响。迪克仍然一声不吭。

 

夜枭于是凑近过去,右手粗暴地扯起迪克的头发,将他的头拉进正对自己,两对蓝色的眼睛倒映着彼此。

“说。”夜枭的鼻子几乎扎进迪克的脸,

“‘好的’。”

 

但迪克只是缄默地看着他,昔日雀鸟般不停蹦出俏皮话的嘴紧紧地锁着。

蓝色的眼睛。

毛利人特色的颧骨和眉梢。

被数读击打留下的淤青和肿伤。

 

倔强的地方和活力四射的地方。像利爪的地方和截然不同的地方。

 

夜枭感到什么东西揪紧了自己,一阵焦躁袭来,令他几乎窒息。于是他用力将一口气喷在迪克脸上,愤然起身,踱步而出。木门在他背后甩上,狠狠地砸向门框,撞出巨响。仿佛被声音惊醒了一般,迪克艰难地抬起头,挤出一抹笑容。

 

 

·世界和你,你选择哪个?

 

“你这个可怜兮兮的疯子,夜枭。你保留那个一无是处的老鼠仅仅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复制品。”

“不,可怜兮兮的是你,终极人。我保留他,至少他没有对我们做过什么——他没能力对我们做出任何事,他不会带来那个东西。他不会毁了我们的世界。”

“你指什么。”

“你知道,你个可怜虫。”

“他不可能加入我们的。”

“不,我会让他加入。他一无是处,他是个悲哀的、弱小的人类——但是我可以给他能力,可以让他称霸世界。只要他加入我们。”

“你承诺了他世界?”

“是的。”

“而他答应了?”

“……他会答应的。”

 

·世界和被世界遗弃的败者的法典,你选择哪个?

 

“犯罪辛迪加会统治世界。”

“我们用绝对的力量是世界屈服。想象一下——从遥远的极冬到世界之巅,从天堂岛到大都市。整个世界。全部臣服于你,对你卑躬屈膝。不会再有杀死你父母的人,因为你的命令将决定他们生死。绝对的控制、绝对的权威。这就是你加入我们后所能获得的力量。”

“这不是你想要追求的么?”

“当你的父母如此无助地死在你眼前。你不是在那时发下毒誓、再不弱小么?弱小就会任人摆布,所以必须追求力量——有力量方能控制。拥有最强大力量的人将拥有绝对的控制力。由自己决定他人的生死而不是反之。这不是你在父母尸体面前发下的誓么?这不是你成为——”

 

“夜翼。”

夜枭激昂地发言戛然而止。他有些尴尬地保持双手上扬的踱步姿势,看着刚刚吐出被抓来后第一个单词的迪克。

 

迪克抬起头。嘴角的淤青已经淡化,但是因为饥饿和愤怒,他的脸颊深深地凹陷着。却更突显了他的眼睛。深坳的眼窝。宝石般缀在其中的蓝色。

 

“我的名字是夜翼。超级英雄,夜翼。”他说着扯动嘴角,勾出不甚标准的“格雷森式微笑”,“虽然有人喊我蝙蝠家的崽子,但我是夜翼。只是夜翼而已。希望这回答了一切问题?”

 

“不!!!!!!”夜枭绝望地吼叫出来。

仿佛被戳破的深潜器,巨大的水压令一切坍塌如乌有。夜枭知道,他一直知道,自己只是在隐瞒那真实存在的情绪。他在后悔。他想利爪,无法停止想着他。他从未做过任何后悔的事,包括和阿尔弗雷德结成同盟、成为夜枭;包括杀了迪克的父母;包括收养其为自己利爪。他记得那个男孩的眼神、倔强而活力四射:“我会成为您的利爪、您的武器!”他从未后悔、他相信迪克和自己一样。这正是他第一眼看到迪克时的心情:他会和我一样。一样在失去父母后和仇人结成至深的羁绊。成为搭档、成为绝对控制彼此的唯一。

他拒绝不承认一切失控的本源在于迪克与他并不相同。

他不相信。所以事实并不存在。

他需要迪克——夜翼。需要他正如自己所期待的,和自己一样:因失去至亲的绝望构建起对强大的绝对依赖。而杀死至亲的寻在就是强大本身。他需要迪克对自己的绝对依赖和绝对信任。他需要迪克对力量和控制欲的追求、对自己的仰慕。他给予迪克力量去控制。而他掌控了迪克的一切。这才是正确的关系。

所以他需要迪克和自己一样。

 

==============================

 

这一次,夜枭离开了很久。

久到迪克几乎因脱水而晕厥。夜枭不允许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给迪克喂食物和水,这让迪克有种莫名其妙的耻辱感。仿佛迄今为止敌人对自己的一切暴力、虐待、劝诱都只为削磨自己的自尊心,或者说,像小孩子那样玩弄和羞辱自己的猎物。

 

迪克再一次醒过来时,是被嘴唇上冰凉的触感惊醒。

水。

无法抗拒本能,他贪婪地啜饮着夜枭递上的水,直到被呛得咳嗽连连。手套的触感和呼到脸上的热气,这让他知道夜枭离自己很近、几乎贴上。与此同时对方的声音在近旁响起——低沉地、仿佛从地狱涌出般:“加入我们。”

“不。”大概因为刚喝完水的满足感,迪克并未像之前一样沉默不语。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再次咧开笑容——这次是嘲讽意味的微笑,搭配引以为豪的双关语是他从罗宾时期就拥有的克敌法宝:“你知道。有些时候就算你绷着一张学究(owlish)脸也无法制止调皮的桃乐丝带着他的红脑袋铁皮人、官僚主义草垛子和勇敢的小恶魔仔逃学回家!”

 

气氛突然变了。

但迪克还未来得及因自己天才的比喻沾沾自喜,掠过身子的迅疾的风便促使他猛地睁开眼睛。夜枭甩起披风,大步踱向门口。“我懂了”他站在门口紧紧地盯了迪克几秒,然后挤出恶狠狠的低音。

“我会让你改变主意的。”

 

·全世界的鸟和你的一窝小鸟,你会选择哪个?

 

“不!你不能这样。”

“我们是犯罪辛德拉。没有什么不能的。”

“天啊!泰坦!红罗宾!!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迪克艰难地拧动身子,试图将尽可能多的身体探向夜枭。他怒视着夜枭。蓝色的眼睛仿佛泛着火焰。

太太太太太美丽了!

“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不会发生——只要你加入我们。”夜枭将屏幕上的画面暂停,贴近迪克的眼睛。

一瞬间,纠结而痛苦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迪克闭上眼睛,嘴艰难地拧动着。然后他低下头,紧紧咬住下唇:“你……你们……做不到的……”

他停了停,挤出另一半气息:“他们可是泰坦。”

 

“我们连正义联盟都打倒了。我们犯罪辛迪加。”夜枭露出傲慢地笑容。他伸出右手,捏着迪克的脸强迫其抬头,“这就是我们的力量,你不想要么?你可以控制一切。你也可能被一切控制:这取决于选择的正确与否。”

 

迪克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或者说,盯着夜枭眼中映出的自己。卑微、脆弱、因对方怜悯才勉强活着的自己。但即使这样——

 

“想看更多的话我还有。”夜枭咬着牙,压抑住笑容调出更多画面。

 

“不可能!芭——蝙蝠女!猛禽小队!天啊!这不是真的——科莉!罗伊!杰——告诉我这都是——”

 

 “——决定权在你。”

 

迪克沉默了。

 

“加入犯罪辛德拉。臣服于罪恶与力量。或者和他们一起去死。”

 

“我……”过了良久,迪克才缓缓挤出一口气。“他们不会死的……”

 

夜枭嘴角的笑容变得明显。

 

“但是我不会加入你们。”

 

夜枭的表情瞬间僵住。

 

“如果……”迪克喃喃道。

“……如果是他的的话……”

“……如果是他。这是……他会做的选择。”迪克咬紧牙,一字一句地挤出,“这是……我们从他那里学到的。我们自己选择,并对自己的行为和风险负责。我……他们,他们会活下来。因为他们有能力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即使……不……”他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与此相应的却是他脸上愈加痛苦的表情,“不……不是这样的……不该这样的……不。蒂……红罗宾,蝙蝠女,红头罩……”他的声音被越来越响的抽泣声代替。迪克的肩膀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感到手套的质感在他脸上逡巡,似是循着泪渍游走、亦或是阻止他哭泣。但他没有办法停止——甚至没有办法留意脸上的那双手。他只是猛烈地、猛烈地任由自己被情绪驱使,将一切付诸眼泪。

 

 

·你和你世界中的唯一,你选择哪个?

 

“蝙蝠侠已经不在了。”

这句话引起的反应远超乎夜枭想象——如果早知道他会露出如此让自己着迷的表情,夜枭甚至在考虑更早些告诉他这个事实——迪克猛地抬起头。眼睛因震惊、恐惧、迷惘、疯狂——而瞪得滚圆。蓝色的眼珠几乎迸出眼眶。跟在瞬间的迷惘与难以置信后的表情简直棒得令人疯狂:绝望——他绝望地怒视着夜枭,试图挣脱身上的锁链。只听砰的巨响,迪克连同身下的木椅一同栽倒在地。他扭动着身子。继续试图摆脱锁链和压在身上的椅子。夜枭未料到他的挣扎竟如此绮丽——他艰难地、用全身力气摆动着、拧起头绝望地怒视着夜枭和他腕上的屏幕。暂停的屏幕上辛迪加围着蝙蝠侠,终极人扭着他的脖子。

“你撒谎!”他吼道。

 

“我没必要撒谎。”夜枭说,“我们早在到达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就消灭了正义联盟。电视上到处都有报告……哦,对了,你在第一天就已经被抓住了。”他用轻快的语气看着迪克说。

 

“这不可能!”

“我说过,对犯罪辛迪加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有力量,就有绝对的控制力。一切都可以控制、一切都可以实现。”

夜枭蹲在迪克面前。欢喜地看着他因挣扎而扭曲了的脸:

“弱小的人保护不了亲近的人们,只能眼看着他们因为自己而死。强大才是一切的源头。而杀死自己至亲的人——就是自己所能触及的最强大的人。这就是我和局外人结盟的原因。我们拥有最大的权利、我们拥有绝对的控制。他给予我力量,而我知晓他最黑暗的秘密——我们绝不会背叛彼此。所以利爪和我也绝不会相互背叛。”

迪克停止挣扎,但仍然怒视着夜枭。

“感到无力么?无法保护最亲近的人们。先是父母、然后是朋友、兄弟姐妹,以及……”夜枭沉下声音,俯下身,嘴唇凑近迪克的耳朵,在耳廓摩挲着。

“……布鲁斯。”

 

“成为我的利爪。”

 

“……不……”

 

“你还在抗拒什么!”夜枭愤怒地掐起迪克的脸。身子被压在椅子下,迪克的脖子因此被拗得几乎断掉,他抑制不住发出痛苦地嘶嘶声。

 

“你不是布鲁斯。”

“我哪里和他不同!”

“所有的一切。”迪克几乎是笑了,“他拥有力量,但他唾弃力量。犯罪夺走了他的父母,他却始终试图拯救而非消灭罪犯。他的一切,托马斯,都是你所无法奢求的。你所鄙视的一切——蝙蝠的法典、愚蠢的英雄主义,正是他之所以为为他的原因。蝙蝠侠正是这样的——”他的声音被面颊的剧痛打断了。夜枭的拳头击中他右颊几乎将他打翻出去。头骨仿佛裂了,但是重击仿佛贯穿了什么,那一瞬间迪克的脑子转的飞快。

 

“蝙蝠侠并没有死。”他呢喃道,继而强忍住疼痛提高音量,“你们没有做到。犯罪辛迪加没有做到,我说的对吧。夜枭。你们失败了,你最终和地球三的时候一样、什么也无法真正控制。”

他看见夜枭眼中的凶光,他知道自己对了。

 

“你知道的,如果蝙蝠死了,我宁可随他而去而绝不可能加入你们。不到万不得已就算他真的死去你也不会告诉我。所以你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你在孤注一掷。”

“不——那是——”

“是Hush么?还是你合成的影像?布鲁斯还活着。他此时可能正踹你们的屁股,我说的没错吧。”

夜枭的拳头再一次袭来。

迪克满意地闭上眼睛。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拳打脚踢,他不在乎。他已经得到了最珍贵、最令人欣喜的情报。

B还活着。

B马上就要到这里来了。

 

幸福得,

即使死在当下也——


评论
热度(18)
  1. 文艺复兴研究员周边的边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我在被虐到的同时感到了一点温暖.........

© 文艺复兴研究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