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了,阁下。
欢迎来到征服者之堡的大厅。
请允许我为您脱去斗篷,
然后端上一杯热茶。
夜晚从来不会太长,
在再次日出之前,
这里都是可以栖息的地方。

文艺复兴研究员

不可以再闹腾一点了啊你们一群小鬼!!

罗宾的短裤太小:

CP:Bruce / Dick

等级:PG(大概

圣诞快乐。

————————————————————————————————————————————————————————————————————————————————————————————————————————————————————————————————————————————————————————————————————————————————————————————————————————————————————————————————————————————————————————————————————————

布鲁斯看起来像不太能确定这究竟是否算是个好主意,他的——蝙蝠家的孩子们在楼下乱成一团。起初这是迪克提出的建议,但显然能比他更能和谐解决家庭混乱的那位现在并不在家里。

下楼的时候他朝门口处东张西望希望找到祸端的某人。提姆终于转去厨房帮阿尔弗雷德打打下手,但因为究竟谁不是韦恩家的人这个问题而快要打起来的达米安和杰森挡住了他的视线。幸好很快从门口出现的深蓝色外套裹着的身影大咧地挤开了一高一矮两人,迪克手上满满提着纸袋地直截了当而又满脸喜气地冲着还站在阶梯上发愣的布鲁斯笑,韦恩家的主人咳了一声,就好像他一点也没有感到惊喜。

迪克期待的眼神像是想要飞过前厅直接扑到布鲁斯怀里,可是先一步上前来显然是对杰森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的达米安困住了他。环抱迪克的腰作为自己急速转向的缓冲,男孩转了一圈躲过杰森飞来的一腿,迪克只好高喊着不要暴力,家里的长兄手里的袋子果断打在杰森头顶。

没有红头罩的红头罩不喜欢被直接攻击头部,“嘿,你怎么不也揍揍这个小兔崽子?”将不满发泄在较他年长那位的身上的杰森没能注意到达米安就将要从袖口掏出的暗器。打从迪克一进门就快步走向他们的布鲁斯及时来到三人旁边,出手掐住了男孩摸出蝙蝠镖的手腕。

“迪克。”布鲁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压低声音,完全接收到他意思的迪克点了点头。分别制住了两人的他们总算压下一场小小战争的爆发,不过这样一来他或者迪克都没法抱住对方了。迪克只好简单地笑笑,“抱歉我回来晚了。外面在下雪,而我……”

四人的视线都落到迟到者手上的礼物袋子。杰森宽宏地放开迪克的肩膀,好让对方去到圣诞树下把礼物们堆起来。布鲁斯刚才想帮迪克掸去围巾外层残留的雪花但他忘记了这回事,而待到迪克已经脱了厚重的外衣站到他的旁边,他注意到对方已经完美得没有什么需要他去帮忙整理的地方了。

——确切地说是在迪克已经忙完之后。迪克看起来比他更要操心家里的事务,然而当布鲁斯歪着头看着他一手养大的青年忙碌,会注意到对方时不时朝他投来柔和且意味深长的眼神。最后当他俩终于站到一起时布鲁斯觉得自己该给对方一个奖励,他抿着嘴想了又想,可一直狠狠地瞪着他们两人的达米安没有给他偷吻迪克脸颊的任何机会。

当提姆也开始缠着迪克拉家常的时候布鲁斯终于皱着眉表现出点点的不耐烦,餐桌上位置的安排让他不能自由地够到和迪克说话的机会。为了分散注意力的眼神飘到偷偷挑食的他从不省心的亲儿子的盘子上面,阿尔弗雷德在他开口说些什么之前严厉地出声喊了达米安的名字作提示,失去管教儿子这个发泄点令布鲁斯顿了一下,他只好又把视线转回迪克身上。

杰森似乎讲了个荤段子,迪克吃吃地笑着,同时不顾餐桌礼仪拍了拍提姆的头。似乎想站起来砸桌的十几岁男孩面红耳赤地冲比他高了不止一个头的大男孩喊了些什么句子,布鲁斯都没听清,除了眼泪快迸出的迪克的笑声。

“你看起来不是特别高兴?”自告奋勇去拿甜点的迪克端着盘子过来时特地俯身贴近他的耳朵,“今晚你的话很少。”吐息轻巧地掠过他的耳畔,很好地抚慰了他堆积起来的焦虑。布鲁斯直率地摇头表示否认,他虽然没表示出来但心底里还是承认自己不讨厌现在热闹得或许有些过头了的场景。

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度过圣诞,窗外雪花和父母的画像,无法帮他消磨所有孤独的管家一起沉默地看着他躺在安静的沙发上揉着双眼。但现在他有了迪克,杰森,提姆甚至是达米安,他们放肆地在宅子里吵吵闹闹,互相绝对地相似,他们就像他的孩子——也许站在他身旁的迪克他还暂时没法定义。他最大的男孩在他耳边喃喃,布鲁斯双眼失焦地望向自己的盘子。

迪克或许是偷偷亲了一下他的耳朵,现在连提姆也看着他们了。布鲁斯有些别扭地放下手中的勺子,他的「家庭成员」们都看着他,视线集中在他的脸上,像是等着一家之主说出什么致辞。布鲁斯让目光在男孩们身上扫了一圈——看看他们,他从没想过要组建一个这样的家庭,但他们都是这样爱着他,并且在所有他需要他们的时刻陪在他的身旁——他轻微地笑了一下,达米安发出不屑的嗤声。

餐后布鲁斯没留下来观看男孩们的余兴节目,互相交流搏斗经验最后也许会变成热血男孩们的实战斗殴,但他相信迪克和阿尔弗雷德能稳住场面。他打开陈古的大钟走下到阴冷的洞穴,穿上斗篷。值班的哥谭警察在他们吃饭的空当给力地抓住了几个试图抢劫银行的罪犯,布鲁斯欣慰地点点头,接着拉上头罩,继续观看每个重要节点的监控镜头。

没过一会迪克拖鞋的声音也进入到了这里,这使布鲁斯的心跳稍稍加速。他俩很难得在今晚抓到独处的时间,因此现在他忍不住转脸朝向。迪克就挂在嘴角上的暖和笑容在看到蝙蝠侠的瞬间平稳下来,双手后背的青年不太高兴,冲布鲁斯撇了撇嘴,“平安夜你也要在家里扮演义警?”

“穿上它时我才能够工作。”蝙蝠侠淡然地回答。他并不后悔,但迪克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抗拒。失望,“你确定你不上去和男孩们做亲子游戏?”虽然语气略带不悦,迪克还是果断而迅速地从身后掏出一直藏着的圣诞帽子,一把套在他的头上。蝙蝠侠头上长长的耳朵卡着了它,把帽子顶了起来。“达米安会喜欢你的新造型。”硬着表情的蝙蝠侠和圣诞帽的形象逗笑了迪克,蝙蝠侠板着脸把它脱下,还回到了青年手里。

“不,他不会。”蝙蝠侠这么说着,接下来才意识到迪克话语的重点不是那个,“……我不……擅长那些。”耸着肩无奈阐述的布鲁斯只好示弱地让自己的脸从头罩下露出,他不是特别兴奋地看着迪克,却因为对方脸上重新焕发的笑意而表情光亮起来。迪克第二次把帽子扣上他的头。这次对方半是故意地将毛线的帽檐用力下拉,盖住他的眼睛。布鲁斯不动声色,直等到对方将嘴唇按在了他期待已久的唇上。

这是他们今晚第一次接吻,却意外平静地,布鲁斯耐心地纵容迪克像吃布丁一样吞含着他的嘴唇,而不作出任何过激反应。等到对方的舌头彻底温热他的嘴唇他才展开全面反攻,他必须得享用他,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愉悦的暖意充斥布鲁斯的内心,他的珍宝站在他的跟前,俯身给他最甜蜜的一切。比壁炉的火苗或是一杯烈酒更为温暖的幸福感笼罩着他,他们互相享用对方的嘴唇,不会有什么更能让布鲁斯感到愉悦激烈地涌入胸腔,然而此时此刻——

“父亲!”达米安大喊。他抬手撩起帽子让自己能再次视物的同时看到迪克匆匆忙忙直起身,侧颊有可疑的红晕。他的儿子抓着的提姆的左手上灯光恰好一闪而过,证据停留在手机的存储卡里。惊吓带来的短暂停顿中,除了达米安,没人想到要先破坏掉提姆的手机。

“我只是需要拿去给杰森证明!那家伙总是固执着不愿相信家里发生的事情。”提姆跺着脚,但不能挽回他被摔砸得粉碎的机子。布鲁斯提前做好了被自己亲儿子冲上来斥责的准备,达米安却只是扯着提姆的袖子,咬着牙把另一个男孩拖回了楼上。

“呃,如果你想要继续……?”迪克尴尬地搓搓手,被暴露了和他名义上的养父的亲密让他显得很不自在。而接下来布鲁斯二话不说就将迪克拖进怀里,因为他们必须得继续刚才没完成的事情。迪克几乎是立马就在布鲁斯怀中找回了状态,很快唇瓣们就又紧密交缠在一块儿,没有什么能打断他们——除非是他们的管家神色紧张地小跑下楼梯,“布鲁斯少爷,迪克少爷……”

起因大概是达米安想要把提姆绑了挂到圣诞树的顶端。迪克将自己从布鲁斯怀抱里抽离时年长者明显地皱了皱眉头。不过为了防止蝙蝠崽子们玩过头的烧家,布鲁斯只得容许迪克跟随着阿尔弗雷德上楼。

没人知道过了多久,一双手臂开心地从后面抱住了他。大红的圣诞帽还像个乖小孩一般待在布鲁斯头上,他回过头时刚好接住迪克的嘴唇。“抱歉,”布鲁斯确定迪克脸上洋溢的喜悦可以让他原谅他的一切。“但是为了让他们都安静下来我允许了他们先拆开礼物。当然阿尔弗雷德也许可了。”礼物。布鲁斯哼哼着表示确认,他不打算拘泥形式上的问题,“所以你真的忙完了?”

“也许。”迪克慢慢挪到侧面,翻身坐上他的大腿。当搂着他脖颈的迪克和他的嘴唇不知道第几次黏合在一起,布鲁斯决定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也不——

“恶,你们来真的?!”这次是杰森。布鲁斯必须得放开迪克因为对方语气嫌弃却像个勤恳的小报记者一样依然径直朝他们走来。杰森看起来也很想要布鲁斯的大腿,他的眼睛死死黏在迪克的屁股上,几乎说话都口齿不清了,“出柜?什么时候?联系克拉克?”

“我们还没确定……”布鲁斯僵硬地回答,但很快又意识到这对杰森很不公平。不过他没有什么能够补充的,因为对方已经耸耸肩,表现出好像对这个问题毫无兴趣。

杰森打断他们的理由是达米安似乎抢走了所有人的礼物。男孩认为所有礼物都是属于他的,所以用迪克刚送的夜翼短棍痛打了正拆着自己那份收获的提姆的头。被夺走迪克慷慨馈赠的珍贵私人影集(?)的提姆奋起反抗,接着场面变得混乱,男孩们打成一团。

杰森大可以分别拎着两人让两只只要蹲在一块儿就会打起来的小鸟分开,但他似乎更乐意打断楼下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两人,看到他们头疼的样子。迪克和布鲁斯回到楼上恰好碰上达米安的蝙蝠镖偏开提姆的手臂,老管家制不住亢奋的两任罗宾,只能无奈地站到一边,希望少爷们别打碎太多的瓷器。迪克从后面架住提姆的双臂并将其拖到一旁时布鲁斯抱起家里最小的孩子让那双气愤的双腿在空中乱蹬,一顿暴揍总是教育孩子的最后选择,第一对活力双雄再一次意味深长地对视,接着布鲁斯会意地、干净利落地将自己的圣诞帽摘下扣在达米安的脸上。

“父亲!”刺客联盟培养出来的精英孩子尖叫着更剧烈地挣扎。布鲁斯揽抱着小祸根的腰,等着安抚好了提姆的迪克凑过来,在男孩大概是额头的位置用力亲了一下。他甚至趁机观察了迪克头顶的发旋,然后对方出乎意料地抬头,和他对上眼的一秒钟之后将另一个吻贴在他的唇角。

“哦,别告诉我你们又在做那档事。”因为格雷森那个隔着帽子的亲吻而忘记了乱蹬,但依然卡在两人中间的达米安的抱怨音量渐低,直到安静得能听出上方两人黏腻摩擦的唇瓣分开时的一声不依不舍。布鲁斯把达米安放回地面,男孩气呼呼地推开眼前蠢得不行的红色帽子,想要却又不好在父亲面前大发雷霆。布鲁斯鼓励地朝男孩点头,又伸手揉揉对方的头发。达米安龇牙发出小兽一般的低吼,然而并没有真正想要反抗地推开他父亲的手。

“圣诞快乐。”虽然多少还是有点生硬,不过这是布鲁斯今晚唯一一句没有经过严密思考就说出的话。是对达米安说的,也许还有——以及布鲁斯抬眼看了看在场的其他所有人。


评论
热度(76)

© 文艺复兴研究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