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了,阁下。
欢迎来到征服者之堡的大厅。
请允许我为您脱去斗篷,
然后端上一杯热茶。
夜晚从来不会太长,
在再次日出之前,
这里都是可以栖息的地方。

文艺复兴研究员

[舊翻搬家][YJ] Necessary Lies(Dick中心/親子/清水)

啊哒哒哒~~又看到这一篇了好高兴~之前在SY上看到过简直萌得心肝颤~YJ大少和老爷的互动为什么总这么治愈呢~【请无视我的痴汉脸】

雨落無聲:

Necessary Lies
Author: Glimare
One Shot: Waiting for Bruce to pick him up after school to visit his circus, Dick's called into the principal's office. Photos of his old injuries are on the desk. 'Great' Dick thought, 'not this again
Rated: Fiction K+ - English - Humor/Family - Bruce W./Batman & Richard G./Nightwing
作者:
Disclaimer: Bruce and Dick are awesome, but I neither own them nor know them personally. DC does. *sigh*
Bruce和Dick超讚的,但他們都不屬於我而且也不認識他們本人,他們是DC的。(嘆)
譯者:

這篇貌似年代已久,LOFTER開篇就決定是放它了XD

翻譯新手請多指教(真的翻得不怎麼樣= =)
一樣,角色和作品都不是我的QAQ



原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7568470/1/

必要的谎言

  “所以是会议拖延了,恩?”Dick站在高谭学院大门口,一边讲电话一边盯着大马路。他很想立刻把制服外套和领带脱掉,但他制止了这个冲动。毕竟他还在学校里而且还有形象要顾。几分钟前他看到Artemis搭上了回家的巴士,并且在警车接走Barbra时微笑。他仍在学校的保护中安全地等待他迟到的司机。

  Bruce在电话的另一端叹气:”是,也不是。Luther公司的代表在办公室外面埋伏我,想说服我重新考虑合约。和女士说话也比我想象中花更多时间。我应该派Alfred去接你的。”

  “没关系。”Dick回应他。他往后靠上栅栏,从他八岁开始就常常有这种感觉。一直有一堆不同的理由试图干扰Bruce并且让他毁了和Dick之间的约定。放学后到学校接他然后一起去Haley马戏团只是另一项要加在名单上的事情。”我习惯了。”

  “你不应该习惯。我父亲以前这么做的时候我并不喜欢。”

  “你爸是个医生,我想拯救生命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你觉得呢?”

  一声轻笑溜出Bruce的嘴角:“我想也是。”

  “再说,我抓了一款新的APP软件到手机里,我想知道它会让我花多少时间来破解。”一个坏笑出现在他脸上。

  “别把这支玩坏了,我讨厌每次你一认真玩到最后我都必须帮你换一支手机。”Dick在他听到Bruce开门走到街上时大笑。”我会在半小时到达那边,试着别被绑架。”

  “哈,哈,哈。”三声讽刺的干笑从他口中发出:”待会见Bruce。”

  Dick挂断电话然后把iphone拿到眼前开始研究那款新的APP软件。首先他先照正常方法使用他,然后他开始分析程序。等待Bruce和Alfred才是他对计算机这么在行的真正原因,他感到无聊了,开始把程序译码,感觉上变得比之前还有趣一些了。

  几分钟过后Bette Kane过来找他,他试图在她开口说话时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其实他早在一开始她往他这过来时就注意到她了,毕竟他还是有把Bruce那些关于绑架的笑话放在心上,他的精神上一直以来都是处于警戒中。

  “Richard Grayson。”

  Dick抬起头来看她然后微笑:”Bette!好久不见!你们家最近如何?”

  她给他一个冷眼。Batte并不怎么喜欢他,最大的原因大概是Bruce和她见面时对她的疏离态度。他们很快就发现Kane家是Bruce母亲那边的远亲,代表说技术性上Batte应该是Dick的表姐,大概有三到四层距离在中间。Dick很确定女孩在那之前是有点暗恋他。

  “校长想要见你。”Batte维持口气里的冷淡态度,假装她自己是个临时演员。为维持她和Artemis的友谊,她不想让自己和Dick扯上任何关系。

  Dick的笑容下降成一种困惑的表情:”校长想见我?为什么?我没做什么事吧?”

  “我不知道,他只说他想见你,现在。”

  Dick挑起一边眉毛,然后耸肩,站直身体并把手机丢进口袋。然后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拿出手机快速传封简讯给Bruce,告诉他他会去哪里,然后才跟上Bette的脚步。

  二人之间的沉默让Dick觉得很不舒服,他痛恨不明不白的被冷眼或被讨厌。所以他开始说话:”你们家过得如何?我听说你阿姨最近很活跃。”

  Bette盯着前方:”哪一个阿姨?”

  “两个都是。取决于你看的是哪份报纸。”

  Bette打断他,冷静的伪装正在消失:”你,离我的家人远一点听到没有?还有不要装做你很友善你这马戏团小子。你是一个新生,我是长辈,乖乖做你该做的不要惹我,懂了没?”

  Dick后退一步,有点吓到。她发什么神经啊?”嘿,只是想聊个天而已,沉默会让人觉得有点不安。”(The silence is dissettling------YJ的Dick很喜欢玩文字游戏,dis加在单字前面可以变成反义词,但并不是所有单字都适用)”

  “UN-settling。别再残害英语了。”他们到达校长办公室门口。”然后顺便告诉你,aster是一种花的名字,雏菊一的种。”(忘记YJ哪一集Dick对小超讲过关于disaster和aster的论点…他认为disaster是不幸那aster就是幸运,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用)

  Dick眨眨眼,有点羞怯地转身,抓了抓他的脖子。”恩,Babs已经告诉过我了。谢谢妳的英语课。”

  “快点进去!”

  “好,好!我进去就是。”Dick抬起他的双手表示投降然后转了一圈穿过门口:”去吃一颗淡定丸退火气吧Bette。”

  他在看着Bette气冲冲地离开时露出一个苦笑。Dick叹气,说真的,和他相处有这么难过吗?他关上背后的门面对接待员:”Richard Grayson来这边见Stacy校长。”

  接待员点点头:”进去吧,他们正在等你。”

  Dick给他一个疑惑的表情,真的非常好奇这次他到底做了什么。接待员在他正准备走的时候打断:”把你的手机留下。”

  Dick叹气,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他讨厌把手机放在别的地方,但是显然校长很清楚带着手机的小孩们一定不会专心听话。他勉强地把手机放到接待员桌上的篮子里,礼貌性地敲敲校长室的门。

  “进来。”

  Dick照做,同时看清房间里的状况,除了校长之外,这里还有一位学生辅导员(他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叫作Becka Milliard),校护士(Mr. Frank Jeffreys),还有一些Dick无法认出的穿著西装的男人。在他们面前是一些照片和报告,都是和Dick有关。照片上是不同种伤疤和瘀青的近拍,都是他在这几年间得到的。

  他闭上眼睛,缓慢的呼吸。很好,他想,又是这个。


  很快的Dick露出一个笑容。”嘿,Stacy校长!好久不见,最近和夫人过得如何?”

  “Mr. Grayson,请坐。”Stacy对书桌前的椅子摆了摆手。

  Dick慢慢走过去然后照着指令做下,仍然试图转换房间里的气氛。”鉴于昨晚您只能在沙发上睡觉,您真的应该跟她道歉,您知道的。我的一位朋友的舅舅说,丈夫总是错的,只要跟太太道歉之后所有事情都能解决。”他往后靠,微笑。”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好的婚姻建议,我觉得您可以和这里的其他人聊聊。这些听众来这干嘛?”

  “Richard,”辅导员Millard开口,试着表现出带着母爱的和蔼的表情:”有任何家里发生的事情是你想告诉我们的吗?”

  他假装思考几秒:“有啊事实上,Alfred最近很爱煮海鲜料理,知道任何可以在Gotham摆脱章鱼的方法来阻止他继续尝试改善味道吗?牠只是太难咬了。”

  “我们是指关于韦恩先生,”她坚持,”有任何和他相关的事情吗?”

  “Bruce?恩……Lex Luthor公司的人似乎在缠着他,几分钟之前我跟Bruce通电话时我们在聊他为什么没办法准时来接我,就是因为那个白痴公司代表。你知道他有多烦人吗?我们原本要去看我之前在马戏团的朋友们。看来我跟他们叙旧的时间要变短了。”

  “我是指,”辅导员又尝试一次,这些私人话题很明显没有让她得到任何头绪:”你和韦恩先生之间。”

  “我刚刚才告诉你,我们今天原本要去看我在马戏团的朋友。他迟到了但他应该会在…”Dick看一眼他背后的时钟:”二十分钟以内到这,我们可以快点结束吗?去马戏团还要花将近一个小时。”

  “Richard我们是在担心你。”校护士指出照片上Dick瘀青的下巴。”你的体操老师报告说他上星期看见你身上有许多瘀伤和刮伤,而且你这几个星期都来我这里拿干净的绷带。”

  “我受伤了,又怎样?”Dick耸肩,但是暗自在心中记住,除非是讨咳嗽药水或是学校受的伤之外,绝对不会再去保健室了。

  “这些不是普通青少年会受到的伤,Richard。”校护士坚持。

  “但我并不是普通的青少年。”Dick笑了笑,他过去的马戏团生活在这时候特别方便。

  “Richard,”辅导员再度开口,试图换个角度切入:”你可以跟我们说实话,如果韦恩先生在伤害你───”

  “所以这就是你们想说的?你们觉得Bruce打我?”Dick愤怒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他从来没碰过我一根手指!”

  “你不用对我们说谎Grayson。”校长终于冷静地介入他们:”我们只是想帮你。”

  “Bruce从来不会对我做这些!他帮助我,不是攻击我!一次都没有!”如果算上那些训练和对打,这句话就会变成谎言,但他从来不会因为愤怒而打他。Bruce在生气的时候会提高音量或是降低语气来表达,但从来没有打过他。

  “我们能理解在他收养你之后你想要回报他,”校长继续说:”但如果他在伤害你───”

  “他没有伤害我!我到底要跟你们这些人解释几次?”似乎每年都要重复同一件事情,有些人会声称他被Bruce殴打,然后每一次Dick都会反驳他们。他记得他第一次跟他们解释的时候,他曾经哭过。

  “但是你身上的瘀青,你的伤疤,这些都表示───”

  Dick打断校护士然后拿起照片,他记得每一个伤的借口。愤怒地,他一边和他们解释原因,一边把照片一张张丢回桌上。

  “从栏杆跳到吊灯再跳到沙发,一星期的禁足和帮Alfred洗碗盘。从楼梯扶手上滑下来然后没算准时间跳跃所以撞到了扶手尾端。爬树时摔的。一样爬树时摔的。这是从树上掉下来。树,树。不应该再爬树了。没有安全绳然后想抓东西稳住的时候刮到树枝。和Wally拿锅铲玩一对一对打的时候撞到,禁足一星期然后被罚重漆一遍工具间。树。从我的脚踏车上跌下来。玩滑板摔跤。滑冰。开柜子的时候撞到头。树。体操更衣室的柜子。从双杠上滑下来然后跌到杠铃上,之后我们把它们搬开了。树。滑板。重型机车。”

  “重型机车!”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终于开口,大喊出其他人也关注的事情。

  Dick露出顽皮的微笑,很开心他能够解释这个故事。他那次是真的摔车而且还受到很严重的擦伤。虽然说当时他是Robin而且和团队在一起。“我只是想知道骑起来是怎么样的感觉,所以趁Bruce出门的时候我偷骑他的车打算溜一圈,油门催太多而且采不到踏板。控制不住但还是及时跳车了。最后被Bruce发现,他罚我一个星期禁足,甚至没收我的游戏机,为了不让我玩游戏连手机都锁了。”

  他把照片丢到桌上然后继续解释,察觉到校护士和辅导员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对看一眼,他们似乎理解一些了:”树。一堆树。不会再扮松鼠了,每次都很痛。想给Barbra惊喜的时候从围墙上摔下来。噢,”他停在一张双手手腕被绳索擦伤的照片上:”这是在我被绑架的时候,又一次,蝙蝠侠救了我,我想这应该是企鹅人那次吧。记不太清楚,大概又是被下药昏迷了。”

  Dick在校长双眼瞪大的时候露出一点微笑。事情正在往顺利的方向发展。他把照片丢到桌上继续下去。

  “溜滑板。攀岩。爬上屋顶的时候滑一跤,禁足两星期然后帮Bruce所有的车子打蜡。树。树。因为太生气所以晚上偷溜出去打了一架,那时是为什么啊?”他开玩笑地戳了戳自己的下巴。这张是他被揍的很惨但还是微笑着的照片。没有任何意外能够解释它。”记不起来原因了,我打赌一定很蠢,Bruce最后发疯一样冲进来,把我拉出人群然后上车,我确定Leslis那边有医疗报告书,大概有两天没办法行动,一个月的禁足,不过那次他没有没收我的游戏机。大概是为了我的安全吧,Bruce真的很保护我。”

  他把照片丢下往下一张进行,学校职员几乎都同意他的观点了。”树。又是从单杠上滑下来。空翻落地失败。树。在花园里要吓Wally的时候,玫瑰花的刺真的很尖,最后Alfred把它们都弄掉了。在跳水板上面滑倒。树。玩某人的眼镜的时候,不会在这样做了。后空翻跌倒。溜冰。树。柜子,树。我这样解释够了吗?”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危险的事情?”校护士问他。

  Dick看着他惊讶的脸,再度微笑:”我的童年是在马戏团中度过的,就是我今天会去看的马戏团。我们是空中飞人,Bruce鼓励我继续练习这些技巧,这样就可以常常回想起我爸妈,我还是很爱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可是在这里不可能继续这样,所以我就尝试一些其他新的事物,Alfred和Leslie都说我现在更容易受伤是因为我在发育期,身体机能还在调整中。”

  “似乎……很有道理……”辅导员几乎被说服了,她的表情从关心转变成混乱,再给她一些讯息她就能被完全说服了:”你是一个喜欢寻求刺激的人。”

  Dick因虚假的尴尬而耸肩,微笑:”大概有一点吧。”

  “但是你的学术地位是非凡的。”Dick转身看见几乎完全信服的校长,只要再一点点……

  “Bruce真的很鼓励我,不只是在杂技表演上,他和Alfred轮流帮我复习功课,教我读书,而且他们总是想办法让这些变得更有趣。阿福甚至用煮饭来教我分数的用法。”

  “真的只是因为成长期所以动作有些笨拙吗?”校护士差不多也加入被说服的团队了,Dick的笑得更开了。

  “我不会说是笨拙,只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小心而已。”他绕回他应该坐的椅子后方然后靠在椅背上。他几乎要成功了。”Bruce讨厌我受伤,但他还是努力接受这些,就像我父母一样。”

  这句话完全收买了学校职员的心。家暴几乎离开他们的脑海了,但因为犯错被除罚还在。但那是Dick应得的,也是Bruce该做的。唯一没被说服的就是角落里的那男人。

  一定是他搞出这些的。Dick想,心中一把怒火狂烧。这人到底是谁?他只说过一句话。他难道只是一个沉默的控告人吗?他一定有在调查Bruce。

  “所以韦恩先生没有伤害你?”校长做最后的澄清。

  Dick摇摇头,”不,从来没有。呃,让小孩跳级上课算是家暴吗?如果算的话,我就只能肯定了。”

  这句话让他得到一些令人安心的笑声。终于,三个人被说服了。Dick的怒火慢慢冷却,他开些玩笑来让其他人不再出声反对。

  “关于韦恩先生恶名昭彰的臭脾气呢?”

  Dick看了一眼角落的男人,不自觉的抓紧椅背:”脾气?你是说他因为一些蠢事想长片大论时语气压低的样子,还是因为我弄坏家具而私底下念我的时候?”

  “我指的是当他以性命要挟那些他想打击的人,危险的那一面。”

  他站直身体瞪着那个男人。Bruce Wayne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蝙蝠侠也不会威胁别人。那些坏人是应得的。”噢?那他威胁谁了?你想表达什么?你确定你得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吗?因为我唯一听到他在外面的问题只有他和一些女人调情但最后忘记她们的电话号码,那是他所能做的最残酷的事情。”

  “有听说过。”辅导员咕哝着。

  “有人说他威胁别人,”男人继续延伸话题:”毕竟他是个体格大肌肉发达,搞不好他欺压你和其他人然后逼迫你们帮他说话。”

  “他没有欺压我。”Dick握着椅背的手抓得更紧了,他控制他自己:”我刚刚告诉过你那些伤口的原因了。Bruce和那些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唯一做的事情就只是禁足。”

  “但关上门之后他到底做了些什么?”男人往Dick靠近,坚持要延续话题,他指着照片说道:”这里有些伤口根本不可能只是跌下树或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我发誓我甚至看到一些瘀青上有指印。”

  “你的眼睛在误导你。”Dick稍微后退,盯着男人。为什么他一直坚持Bruce家暴?”你认为Bruce是坏人所以在脑海里想象出这些。

  “他是坏人没错。”男人给Dick一个坚决的眼神:”我只是需要你用实话来证明。”

  学校职员开始起身抗议,但Dick完全无法听见,他能听到的只有当他揍向男人的脸时血管在耳旁跳动的声音。现在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懊恼地冲过去把他们分开,椅子挡在他们中间,Dick用它来保护自己。当他大喊的时候仍然因愤怒而颤抖着。

  “你再说一次Bruce你试试看!你怎么敢这样侮辱他!他为了我做这么多事情!为了所有人!你甚至无法想象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他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如果你再诽谤───”

  “Grayson!冷静下来!”校长不知在何时来到Dick身旁并且抓住他两边肩膀来安定他,Dick瞬间停止大吼,然后发现他的眼睛开始湿润而且他正在颤抖,他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当别人诽谤Bruce时他有多难过多沮丧,他习惯别人说蝙蝠侠的坏话,但他不常听到人们试图要伤害蝙蝠面具后面的那个人。花花公子,懒散,败家,那些他都可以接受。但把Bruce和那些坏人相比真的太……

  “Grayson。”他抬起头看向校长,思绪慢慢回到现实中。突然间他意识道他闯了多大的祸,脸上所有的血色突然都不见了。

  干得好啊Dick。

  校长Stacy给Dick一个严厉的眼神,确定他得到孩子的注意。”尽管这是Mr. Wallace应得的,你仍旧是做了错误的事情。你不能因为别人诋毁你的父亲就冲过去揍人。”

  “法定监护人。”Dick小声咕哝着,几乎是无意识的。Bruce终究不是他的父亲。

  校长叹了口气然后放开Dick的肩膀,知道男孩不会再做什么违规的动作:”我恐怕得为这件事写一张警告单了,Grayson。”

  “警告单?”Wallace愤怒地指向Dick,准备要来第二回合:”那小鬼刚刚打了我的脸!他和他的那位长辈一样糟糕!他应该被关去少年管教所!”

  “校规规定:第一次犯错,警告单一张,除非第二次犯下达到被送往医院程度的伤害。”校长表示,校护士对男人摇摇头,因为他得到的只有一个黑眼圈,辅导员抓着他,尽所能的让男人远离Dick。

  Dick在校长写警告单时稍微往后退缩,Bruce不会喜欢这个的。马戏团大概泡汤了,最后他只能窝在自己房间里一整晚。

  然后校长把单子拿给他,Dick看了一眼,然后微笑。

  抱歉搞砸了
  很帅的一拳
  下次不准这样做了

  “看懂了吗?”

  Dick抬起头看向校长,笑容越发越灿烂:”完全明白,先生。”

  “什么东西完全明白?”

  所有人在震惊下往门口看去,Bruce Wayne一只手靠在门上,另一只手拿着Dick的手机,他困惑的表情扫过整间房间,特别停顿在正在爬起来的Wallace身上,Dick迅速的把纸条移开并且试着摆出平常的笑容。

  “Mr. Wayne。”校长开口。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大喊,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Bruce直接看向Dick,然后视线转移到他的手。Dick把手藏到背后。

  “我跌倒了(原文是I fell,字面上是跌倒,这里也许也包含了”我犯错了”的意思)”

  “Uh huh。”Bruce摆明了不相信:”他也跌倒了吗?”

  “恩。”

  “你揍的?”

  “大致上。”

  “很好。”他审视房间里的大人们,再一次评估目前的情况,他叹了一小口气。”你得出席下一场慈善晚会。”

  “什么?”Dick气急败坏地瞪大双眼。教职员们在一旁偷笑:”但你说我可以───”

  “那是在这之前。可以走了吗?外面还在塞车。”Dick点头向门边走去,对于他的惩罚───另一场人际交往自我控制课程───感到沮丧。Bruce在他退到一边给Dick通过时回头看一眼Wallace:”你看起来很眼熟,是Luther的律师之一吧?”

  教职员看向Mr. Wallace,立刻意识到真相,律师脸色发白,他的身份被识破了。Bruce随意地笑了笑带过:”噢我实在是不太会记人的脸和名字。这里真的没什么事了吧?”

  校长点点头,他的神情被思绪掩盖:”是的,一切安好,我们只是找你的……被监护人讨论一些事情,就这样。”

  Bruce再次点头,露出一个让人消除戒心的笑容:”这样就好,祝你们今日愉快。”他关上门,把手机递给Dick,两人用轻快的脚步离开办公室。一走出办公室能听见的范围外Bruce马上转过头问Dick:”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那男的想从我这边抓到你的把柄,结果惨败。”

  “Hm。”Bruce安静一段时间,Dick试着抬头看他。过了一会儿他再度开口:”你还是得出席那场晚会。”

  “噢拜托!这样我就会错过Wally要推荐给我们看的电影欸!”

  “Wally的电影或和马戏团,选一个。不管怎样,为了让律师闭嘴而揍他是不对的。”Dick稍微翘起嘴巴,钻进车里。Bruce在他们系安全带时转过头看向Dick:”如何?”

  “我们还能去看今晚的表演吗?”Bruce掏出几张票,嘴角上扬。Dick微笑:’我下礼拜再去找大家。”



End




后记:
Batte没记错应该是第12集在学校接待Artemis的同学,虽然台词只有一两句话,但在动画里对Dick的态度不算友善,关于她和韦恩家的关系是作者编的,可能想表示Dick在学校和一些同学的相处过程吧,也许有些学生对于Dick的身份并不待见,也许有些人会为了利益奉承他,也会有这种想从Dick身上抓Bruce把柄的人出现。
至于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第一季YJ的Dick的确是很调皮而且活泼,有些不够成熟(有点小欠打),在一些私人的事情上也没办法完全管理好情绪,这些都算是年轻的象征吧?XD
不管怎样YJ的父子真的是太有爱了((洒花

评论
热度(32)
  1. 文艺复兴研究员雨落無聲 转载了此文字
    啊哒哒哒~~又看到这一篇了好高兴~之前在SY上看到过简直萌得心肝颤~YJ大少和老爷的互动为什么总这么

© 文艺复兴研究员 | Powered by LOFTER